keyboard_arrow_right keyboard_arrow_left plus cart tumblr pinterest loop remove calendar instagram facebook arrow-toggle-left arrow-toggle-right arrow-toggle-top arrow-round-left arrow-round-right shopbag search
* 09/10 - 09/15 * 國|內|期|間|免|運|

ISSUE

2019-05-25
Mihhas 2019 S/S Campaign
M i h h a s
 
腳步巡梭於對錯間,腦海將漸漸淡忘那期待的瞬間
 一座依山傍水的Mihhas,寂靜與痛苦作陪,美的寄託千方百計而來。
 
DRESS CODE 2019春夏以墨西哥超現實主義女畫家芙烈達‧卡蘿故事作為靈感,奇想出Mihhas的草上村落。Mihhas的土地上,風倚著草自顧自的呢喃,寂寞的旋律,亦或是期待的節奏。
陽光瞰著土壤,犀利的目光,亦或是溫馴的眼神。一片找不到捷徑的草原,茫然寂寞甚至痛苦層層包圍著自我心底深處,找不到任何語言可以量化那每一分一秒痛苦的感受。
在呼吸裡一度遺忘快樂以後,幸福的記憶清晰穿映在腦海,那反覆之中對痛苦的掙扎與刻劃感受之中,也或許是下一個希望與美好穿越而來的時候。至於當時一味追尋的捷徑,不過是自作多情的絕望。純樸的大地之間,寄予與痛苦相悖的夢想。
一味探究對錯與虛實,將遺忘嘗試裡最值得期待的瞬間。好比芙烈達卡蘿曾說「我不是生病,我是破碎掉了。但是只要還能畫畫,我就還能快樂。」
快樂或許不會是用害怕跌跌撞撞的捷徑去拼組,也或許是那抽絲剝繭自我內心底層深處的每一分一毫的悸動。
這一回的設計裡,我們試著刻劃那一切苦痛過程,內心底層一分一毫的悸動。捏造幸福與美好之外,想單純以自己對美的貪婪,甚至對現狀的苦痛所扭曲的視角,完成這一整個盛夏系列作品。絢麗與天馬行空不再為快樂而生,而是在一種痛苦的韌性與任性間拉扯激發的花火,繽紛色彩褪蝕了濃烈度,卻不忘那執迷不悔的浪漫天性。剪裁之中見不到故作姿態,僅僅想再一次喚醒自我內心真正想穿想戴的原始慾望。
芙烈達愛畫自畫像,曾說因為我是自己最清楚的對象。苦痛中掙扎到認識自己的同時,自信油然而生,縱使美得刻苦銘心。無怨無尤。

MY BA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