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eyboard_arrow_right keyboard_arrow_left plus cart tumblr pinterest loop remove calendar instagram facebook arrow-toggle-left arrow-toggle-right arrow-toggle-top arrow-round-left arrow-round-right shopbag search
* 10/08 - 10/15 * 國|內|期|間|免|運|

ISSUE

2019-10-01
fetter
對於自由我們有不同的定調,但對於外人甚至親近的人『價值觀制約』,我們常常一樣在不知不覺之中迷失。


model / Dorothy / Irina
photo / Curtis
幸福或許不是終點,他是一路一來酸甜苦澀以後的堆疊。但往往故事的前頭是從否定這答案開始
總急著不顧一切想抓到那幸福的高度。
搭上了一輛車,一艘船,一台飛機。乘起一種共生的開始。
期盼與初衷,落在門外。但我們卻不顧一切相信終點有幸福。
拿著自己的價值觀去評斷自己之外,沒有什麼。但生活裡沒有誰要跟誰說好,用一種價值同一把尺生活。
俯瞰或是仰望,都習慣戴上自己那自在的視角。
愜意不會與你無關,遷就未必是理解以後的唯一選擇。
慾望倘若藏在天際,務必要試個幾回合。不管被笑了幾回傻子。
當大家試圖騙過自己的時候,只有傻子還那碰碰撞撞找尋。仔細想想,大智若愚或許就是讓人霧裡看花的那群人。
慰藉和喜歡務必讓他們分得遠遠的。慰藉是轉移注意力我們拿出來喘口氣用的。喜歡是不顧一切還是想要時拿出來爭取的。
一次又一次的迷失,迷惘,受挫。應對那些努力未必有成果的事實。初衷或許沒帶上,我們已前往從別人口裡聽來的幸福終點。或許已抵達別人尺上的幸福,你卻找不到片刻的享受。折返吧,我們習慣帶著初衷再重來,哪怕再迷失也好

MY BAG